您现在的位置是:365在线体育 > 体育资讯 > 【焦裕禄同志逝世55周年纪念特刊·泡桐视角】精神之树绽新绿

【焦裕禄同志逝世55周年纪念特刊·泡桐视角】精神之树绽新绿

时间:2019-05-15 23:12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全媒体记者 张苗苗

5

梧桐花开枝满头。全媒体记者 赵文建 摄 

五月的兰考,满是初夏的味道。朝阳从东方的地平线缓缓升起,阳光洒在每一条奔小康的致富路上,柔和地抚触着在路上的每一位兰考人,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道路两旁,整齐挺拔的行道树舒展着枝叶,吸吮着晨光中的每一滴露水、每一缕阳光,对兰考人来说,它的每一次吐纳都是一次洗礼。这行道树不是别的什么树,而是独具兰考风格、凝聚焦裕禄精神的树——泡桐!它是焦裕禄在兰考时带领人民栽种的树。它是一棵树,也是一个人;是一种精神,也是一种力量!

桐根深植 防风固沙

1962年,寒风凛冽的冬日,焦裕禄到兰考上任。当时正值豫东大地内涝、风沙、盐碱“三害”最严重的时候,不少村庄粮食绝收。“春天白茫茫,夏天水汪洋,秋天不见收,冬天统销粮”“好过的正月,难过的二月,饥荒面瘦的三月,见神见鬼的四月”,这就是当年兰考困境的真实写照。

踏入兰考地界后,焦裕禄第一眼看到的是街上成群结队的乞丐、纷纷逃亡外地的饥民。这让他一下子知道了长期困扰兰考百姓的“三害”的厉害。上任伊始,焦裕禄就把“劝阻(逃荒)”办公室的牌子换成“除三害办公室”。他立下军令状:苦战三年驱走“三害”!

“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。”为了解“三害”,焦裕禄抽调20名干部、老农和技术员,组成调查队,追洪水、查风口、探流沙,查清全县大小风口84个,逐个编号、绘图。起风沙时,他带头去查风口、探流沙;下大雨时,他蹚着齐腰深的洪水察看洪水流势。在农民的草庵、牛棚里,焦裕禄总结出治理风沙的具体办法:“贴膏药”“扎针”。所谓“贴膏药”,就是把淤泥翻上来压住沙丘。焦裕禄在和干部、群众一起进行小面积翻淤压沙、翻淤压碱、封闭沙丘试验中,看到这种做法效果很好,就在全县推广。而“扎针”,就是大规模栽种泡桐。焦裕禄了解到,兰考有“三宝”:泡桐、花生和大枣。他对泡桐特别重视。这种树不仅能在沙窝生长,而且长得快,既能挡风又能压沙。泡桐年年生根发新苗,可以陆续移栽,不用多投资。泡桐成林之后,旱天能散发水分,涝天又能吸收水分,可以林粮间作,以林保粮。

焦裕禄说他是农民的儿子。没错!他的心里装着人民,他始终相信人民、依靠人民、为了人民!明确泡桐种植的思路后,在焦书记的带领下,兰考上上下下齐心协力扑到泡桐种植上。经过艰苦奋战,“九曲黄河最后一道弯”的兰考在除“三害”方面取得成效。到了1965年,兰考这个历史上最缺粮的县初步实现粮食自给,许多生产队还有了储备粮。离开兰考的前一天,焦裕禄留下一篇只定下标题没来得及完成的文章《兰考人民多奇志 敢教日月换新天》。泡桐一天天长大,焦书记没来得及完成的文章似乎等着后人用行动去书写。

如今,走在兰考大地上,我们看到最多的树就是泡桐。它的根深深地扎在兰考大地,它的根更深植在兰考人民的心中。82岁的退休水利工程师申显奎回忆起当年和焦裕禄一起治理“三害”时感慨万千,仿佛下雨天和焦书记一起在观察记录泄洪、绘制泄洪图纸的日子就在昨天。每逢清明节和焦裕禄祭日,兰考县阎楼乡的赵玉华都会蒸几个馍,带到焦陵。他说:“如今沙丘长出了好庄稼,得让焦书记‘看看’!”

花开满树 “绿色银行”

从种下第一棵泡桐开始,就没有别的什么树能取代泡桐在兰考人民心中的地位。半个世纪过去了,兰考人民还保留着种泡桐的习惯。每年春季,人们总会在田间地头、楼前院后种上几棵泡桐。种泡桐的时候,老人不忘给孩子们讲半个世纪前种泡桐的艰难。时光荏苒,昔日除“三害”的泡桐一批批长大、一次次开花。这花里,不仅开出兰考生态环境的大提升,而且让兰考人民找到致富的新出路,成为兰考人民心中的“绿色银行”。

泡桐成材周期短,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成材的泡桐成了农户家盖房的大梁、门窗所需,甚至成为家家户户的主要柴火。改革开放之初,如何把遍地的桐木转化为商品,是兰考人在活跃市场经济、改变贫困面貌上走出的第一步。

“家家户户都有桐树,在本地卖给谁?只能往外销!”说到泡桐的外销,兰考县堌阳镇后双井村62岁的汤二法打开了话匣子。他说,他的父亲是老生产队长,从1962年开始带领生产队员种植泡桐。当年,他们村600多亩土地全部栽种了泡桐树苗。为种好这些泡桐树,他的父亲三天三夜没有回家。这一年,后双井村被评为全县种植泡桐树先进村,汤子云受到表彰。村里的泡桐一棵棵多了起来,家里的子女接连出生,兄弟姊妹8个的汤二法直言,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他家是兰考县后双井村最贫穷的一户。上个世纪80年代初,受当时市场经济的带动,长他几岁的哥哥汤大法独自带着泡桐树根做成的绝缘材料——“二联木”前往北京销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