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365在线体育 > 明星转会 > 任贤齐:从没觉得自己红过,所以我不算过气

任贤齐:从没觉得自己红过,所以我不算过气

时间:2019-06-11 09:07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《心太软》《爱像太平洋》两张专辑不但捧红了任贤齐,也成为那个时代的音乐标签。

电影《星愿》

电影《夏日么么茶》

电影《意外》

自从被杜琪峰“一眼望穿”后,任贤齐就走上了一条“反派”的不归路。

电影《大事件》

为出演电影《跑马》,任贤齐经历了痛苦的增肥和减肥过程。

为出演电影《跑马》,任贤齐经历了痛苦的增肥和减肥过程。

“齐迹”演唱会。

1998年,“齐迹演唱会”轰动一时,久未在内地开演唱会的任贤齐也在21年后,带着它再次回归。毕竟在大多数人心里,任贤齐这三个字代表的经典太过具体,他决意让一切不变味,为听众献上一生难忘的表演。

大概因为姓任,任贤齐说自己是个很任性的歌手,爱干吗就干吗,但要做值得、有意思的事。他觉得,自己的性格无法彻底融入娱乐圈。也明白每个人的事业都是潮来潮去,从来不怕“被取代”或是过气,因为能把自己淘汰的只有自己:“每个歌手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,比如崔健大哥、李宗盛大哥、小虫老师,他们都是标志,会被谁取代吗?我有我的风格。只能是哪天我自己不争气,去接大量的商演,那才会把这些经典给毁了,消耗自己的事我通常不愿意去做,也很珍惜每个唱歌的场合。”

至于有人说他消失、退休或人气不如从前,“我一直问‘过气’的定义是什么?如果不红叫过气,那我就没觉得自己红过,所以不算过气。”

《心太软》爆红,人也有点“大头症”

那一年的任贤齐,差点得了“大头症”(飘飘然),因为他实在太红了。

1996年,凭一曲《心太软》,这个留着波浪卷长发、单眼皮眯成一条线、嘴巴上方有颗小痣的阳光大男孩儿红遍了亚洲,这首歌也被誉为卡带时代最后的辉煌。一般流行歌曲影响的大概是二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而它却是“小到刚会走,上到九十九”,大街小巷、电视校园里,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这首歌,而2600万张的销售纪录更被列为了“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十件大事”之一,横扫颁奖礼,各类大奖拿到手软……

突如其来的名利与赞誉让任贤齐有些错乱,回忆当初,他说那时的自己比较狂傲、些许嚣张,渐渐发现对录音没有了耐心,“当所有人都在赞美你,所有人都捧着你,没有人敢对你说‘不’的时候,你很容易飘飘然,他们管这叫‘大头症’,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唱一遍就好了,为什么还要不断折磨(录那么多遍)?我不再去揣摩怎么唱才能进入听众的心,因为唱歌可能有一百种方法,只有一种是最单刀直入、切中主题的,但当时我不愿再去试了。”

那时,任贤齐觉得自己安于现状就挺好,唱歌既然技巧会了,自己现在又这么红,为什么要一天到晚吹毛求疵,他开始看着手表计算怎么用最短的时间了事,直到录音的时候小虫跟他说“小齐,你,心变了”。

起初任贤齐不以为然,他觉得有些东西(打磨歌曲)尽管很好,但会榨干你的心力让你疲惫,得到的回报也没法用具体利益去衡量。他持续迷失着,换来小虫冷冰冰的一句“你去照照镜子”,“我当时问他照镜子干吗,他说‘士大夫三日不读书,则面目可憎’,你现在也一样,当你心不在的时候,眼神都会变得不一样。”

从那时起,任贤齐开始每天在镜子里认真审视自己,突然发现,自己活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,回想刚出道时,也觉得一些明星很不认真,经常迟到早退,他扪心自问“我也要成为这样的人吗”,“其实艺术创作很奇怪,当你只想着卖钱的时候,就少了一种热血,也少了一种生命。还好有虫哥这样的恩师看着我,我很快醒悟了。”他停顿了片刻,“我能这么成功,不是只靠我自己,而是因为我身边有这么多人帮我,名利要看淡一点,把自己归零,你才能够往下一步走。”

别人等着看笑话 他恐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