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365在线体育 > 365在线体育投注 > 暑假里,“飞”入城市的“小候鸟”

暑假里,“飞”入城市的“小候鸟”

时间:2019-07-11 07:30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全媒体记者 康冀楠  

核心提示

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,暑假意味着轻松和快乐。对于部分留守儿童来说,暑假则更多意味着亲情的回归。农村——城市——农村,每年不少留守儿童就像候鸟迁徙一样,在寒暑两个假期往返于城市和乡村之间。

又一个暑假到来,“老人+孩子”的组合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开封火车站以及汽车站,大都是爷爷奶奶送孙辈到父母身边过暑假的。与那些渴望逃离各种补习班束缚的城市孩子相比,暑假在农村留守儿童眼中,更多的是一年中最长的一次“全家团聚”机会。

但是,由于父母工作的问题,这些儿童来到城市后,依然面临着留守问题。无论留守儿童在家乡还是来到城市后再度留守,缺少家长管护和陪伴的暑假,都给他们以及社会带来一系列的心理问题和安全问题。

暑假到“小候鸟”纷纷进城探亲

随着暑期到来,铁路部门迎来了客运高峰。收拾行李、购买车票、乘车前往父母打工的城市——留守儿童在炎炎夏日中开始了自己的行程,也让亲情悄悄升温。6月29日,记者在开封火车站看到,客流量比平时增加许多。售票厅、站外广场、候车室里有许多旅客,其中不少都是小孩。他们有的吃着零食,有的躺在座椅上休息,有的相互打闹着。陪伴在孩子身边的以老人居多,他们不但要时刻看护好孩子,还要负责搬运、看管大堆的行李,他们的目的地,则是孩子父母打工的城市。

“最小的这个是我孙子,旁边这个是邻居家的孩子,让我帮忙一块带过去。”家住通许县朱砂镇的孔玉民,身边跟着两个不到10岁的孩子。他告诉记者,两个孩子的父母都在浙江打工,“大家都有事情要忙,走不开。送孩子去父母那边的‘任务’就交给我这个老头了。”

当日13时20分,开往厦门方向的K742次列车开始检票,10岁的留守儿童徐骢顿时兴奋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。马上,他和爷爷将踏上一个多月的探亲之旅。“这车票能带着爷爷和我见到爸爸妈妈。”在检票口,徐骢指着爷爷手中的两张火车票,一脸的骄傲。徐骢的爷爷告诉记者,他们来自杞县的农村,这次是趁着暑假去探望徐骢在厦门打工的父母,让孩子弥补缺失的父母之爱,顺便到大城市增长一下见识。

谈及暑假,谈及厦门,徐骢有着很多美好的记忆。他告诉记者,他到过动物园与动物近距离接触,到过鼓浪屿看了辽阔的大海,到过美丽的大学校园进行探访……最重要的是,这个暑假能生活在父母身边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这么热的天,这么远的地方。要是父母在身边,谁愿意带孩子出远门嘛!”在67岁的刘淑敏看来,带着自己的孙子去他父母打工的城市,实属无奈之举。

去年夏天,刘淑敏就带着当时只有8岁的孙子去了广州。刚到广州的时候,一切都很新鲜,加上和父母团聚,她的孙子显得很开心。可是没过几天,孙子就吵着嚷着要回家了。“孩子还小,吃的住的都不习惯,就想回老家,但他父母又舍不得。看到他们为难的样子,我都忍不住哭了。”刘淑敏说,即使是这样,今年她还是决定把孙子带过去,“毕竟一家人太久没见,会比较陌生。这次过去,我叫他们租一个单间,别带着孩子和工友们挤在一起,也许会好点。”

与父母一起,同一张桌上吃饭、同一间屋里睡觉,这些本属于孩子们的日常生活,对于全国义务教育阶段2000多万农村留守儿童而言,却是少有的恩赐。每年暑假,总有一些“小候鸟”千里迢迢从老家奔向城市。

年龄大点的小候鸟,对父母来说“省心”很多。他们也更能体谅父母的辛苦,对于团聚和离别,也有了自己的认识。

今年14岁的孙铭馨是自己一个人从洛阳坐火车来的开封。谈起这次经历,她很骄傲:“奶奶本来要送我来开封,但是她第二天还得回去。于是,奶奶送我到洛阳火车站上车,爸爸在开封火车站出站口接我,我在火车上一点也不怕。”孙铭馨的父母在市区经营一家驴肉汤馆。来自孟津县农村的他们,几乎每个暑假都会让女儿来开封。

6月30日下午,在龙亭公园门口,两三位带着外地口音的妇女,各自牵着孩子购买门票,孩子们很好奇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。当询问他们来做什么时,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,他们都是接孩子来开封过暑假的。

“我寒暑假都会来开封跟爸妈住一段时间,他们给我买好吃的,买新衣服,有时候还能去公园游玩。”今年9岁的杨启乐来自周口市郸城县南丰镇,他要先坐一个小时的城乡公交车到郸城县城,然后坐4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开封。虽然路途遥远,但是能见到爸妈,他不觉得累,一路上都很兴奋。“孩子来开封,准备让他在这儿怎么过?”对于记者的问题,杨启乐的妈妈说:“我想带他好好玩一下,这不,先带他到龙亭公园看看,然后给他吃点好的,买身新衣裳。一般也就刚来的这两天带他出去一下,平时比较忙,就让他待在家里,只要在身边我们就很满足了。”据她介绍,他们村子里的孩子到了假期都会被接到城市里住,过完假期就回老家。

城市很大能容身的“家”很小